【深度】如何斩断贩卖出生医学证明的“幕后黑手”?

日期:2023-11-14 14:16:35 / 人气:200

【深度】如何斩断贩卖出生医学证明的“幕后黑手”?“张旭编辑|王强
近日,民间打拐志愿者上官正毅举报湖北襄阳市建桥医院“勾结多个中介团伙贩卖出生医学证明,参与贩卖婴儿”,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据央视新闻最新消息,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另有4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相关侦查和调查工作正在加紧进行。
出生医学证明简称《出生医学证明》,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统一编号。中国出生人口的法定医学证明通常是婴儿出生的医院出具的。出生证作为“第一生命证明”,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出具的证明新生儿出生健康状况和血缘关系、申报国籍和户籍、取得公民身份的法定医学文件。
事实上,出生医学证明的签发机构有非常严格的管理要求和签发流程。然而,在日益健全的法律环境下,仍然有一些人出于暴利的诱惑而铤而走险。
为什么这样的“地下交易”屡禁不止?参与购买出生证明的都是些什么人?如何根除这个非法利益链?
医院“一站式服务”
“原来做不到,你的孩子都八九个月了。我们最好在2个月内带着宝宝办理出生证明。”在上官正毅提供的一段暗访视频中,一位女中介这样告诉买家。
2023年11月6日,上官正毅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上公开发帖,称经过一年多的暗访,发现襄阳健桥医院院长叶与多个中介团伙勾结,利用社交平台公开发布办理出生证明、寻找客户、出售出生证明和疫苗书籍等信息。
根据上官正毅披露的内容,买家只需提供身份信息,并给9.6万元,医院会按照“正常”的生产流程,在医院办理备案、产检、住院、分娩、出院等全套真实信息。产后两天出院,客户可以带着“买来的孩子”去医院采集脚血(新生儿出生采集脚血),然后办理出生证。整个过程最长7天就能完成。如果不能带孩子去医院采集足底血,需要加1万元,医院会安排其他宝宝代替采集足底血。文章还称,医院还会提供国家版的接种本,按照“真实”新生儿出生的流程进行“接种”,打印乙肝和卡介苗的注射记录、注射日期、疫苗生产厂家和疫苗批号。
上官正毅说,目前出售的出生证涉案地:北京、山东、四川、甘肃等地,孩子都顺利落户。
涉事的建桥医院以代孕为主,办理出生证明只是副业。据上官正毅介绍,这些出售的出生医学证明都是“真实可验证”的,有的是给被拐儿童的,有的是给代孕儿童的,有的是给弃婴的,男女婴儿的成交价都在10万元以上。
此外,上官正毅发来的一段60分钟的录音显示,这位名叫叶的院长在购买准生证后,熟练地将一系列注意事项委托给“客户”,包括传授应对卫生防疫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考试工作的经验。
公开资料显示,襄阳健桥医院的前身是襄阳102医院,原为湖北省工业建设集团职工医院。2011年,襄阳102医院改制为民营医院,床位近200张。是一所设有妇科、产科、儿科、内科、外科的综合性医院。2017年,正式更名为襄阳健桥医院。
2020年,襄阳健桥医院建成新校区。据上游新闻报道,新校区位于襄阳市襄城区庞公路上,为16层新建建筑。有月子中心,空中花园,产后康复中心,儿科,口腔科,孕妇学校。
人们注意到,“一站式”医院的背后是叶院长的“苦心经营”。医院在襄阳县农村深耕细作,曾以“优质的服务(接送车)、低廉的配送费用、适当的返利福利”将医院打造成了襄阳市多家医院口中的“业绩”神话。
叶院长也曾多次以襄阳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的身份出席活动,并一度宣称自己一步一步打造了鄂西北妇产闻名的襄阳建桥医院。
然而,光鲜之下,此人非法经营从未停止,且之前有前科。据多家媒体报道,2010年至2011年,时任襄阳102医院(建桥医院前身)妇产科主任的叶曾因“非法引产”、“非法节育”等罪名受到刑事处罚。2010年11月2日,襄樊市卫生监督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叶罚款4万元。公开判决书显示,叶医生违反国家计划生育制度,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实施选择性终止妊娠手术。湖北襄阳市襄城区人民法院判处叶拘役5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针对调查,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涉事医院已停业整顿。同时,医院院长及相关工作人员等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警方仍在对叶及相关人员出售出生证明及配套疫苗书,以及被举报的贩卖婴儿行为进行调查核实。
建桥不是唯一一家涉及的医院。
“除了襄阳,广西南宁、广东佛山的民营医院也涉嫌出售出生证明。”11月10日,上官正毅告诉他,已经来到广西南宁市卫生健康委,将举报材料交给了相关工作人员。“南宁市卫健委对此事非常重视,表示会会同多部门调查,绝不姑息。”
注意到,11月11日,上官正毅向广东省佛山市富爱家妇产医院举报,广西南宁市涉事医院涉嫌与网络中介机构串通出售出生医学证明。
据@广州日报报道,11月11日下午,佛山市卫计局回复广州日报记者询问称,接到@上官正毅举报佛山富爱家妇产医院与网络中介勾结贩卖出生医学证明后,佛山市卫计局立即联合公安等部门成立专案组调查取证。目前,医院相关负责人已被刑事拘留,相关调查取证仍在进行中。
2023年11月12日下午,致电南宁市卫生健康委宣传处无人接听,后致电南宁市公安局宣传处。该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我,他已经关注到举报信息,正在调查处理。此前,针对南宁涉事医院的最新调查进展,11月11日,上官正毅发布公告称,南宁涉事医院相关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对于涉事人员是否已被警方控制,该工作人员表示,请参考官方最新通报。
上官正毅曾表示,南宁涉事医院联系的中介与佛山涉事医院联系的中介是同一家中介。他说,网络中介主要是和民营医院合作。客户需要持本人身份证,冒充产妇,先去医院备案。代孕妈妈想生孩子的时候,会用客户的身份去这家医院生产。孩子出生后,客户可以成功向医院申请真实的出生证明。“如果代孕孩子在医院没有及时办理出生证明,也可以在出院后通过亲生父母做DNA鉴定补办出生证明,然后落户。
在多个社交平台的查询显示,近期相关事件引发的舆论关注度较高,未发现公开出售出生证明的网络中介用户。
但在此之前,上官正毅在今年10月11日发文称,卧底一年多来,利用某社交平台,将所有公开贩卖伪造出生证明的犯罪团伙抓捕归案。据查,该团伙已出售伪造出生证明100余份,涉案多达200万份,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
“仍然有一个庞大的买卖出生证明的黑色网络。”上官正毅说,从2014年开始,他就开始关注这个犯罪链条。目前,一些犯罪团伙的特点是分工明确,链条网络化。“中介负责通过短视频平台在网上公开相关信息寻找客户,为医院招揽‘生意’是犯罪链条的前端,而接收‘信号’非法洗白身份的医疗机构及相关人员是链条的中端。最后,人口交易活动的完成是链条的终点。”上官正毅说。
电影《失孤》中主角的原型郭也根据自己24年的寻亲经历表示,卖出生证只是身份合法化的一部分。“无论是生物遗弃、生物亲卖,还是拐卖盗窃,都是链条上的第一环。”郭说,最终目的是粉饰身份,使“非法收养”合法化。
梳理近几年的相关案例也发现,医院充当关键环节非法出售出生医学证明的情况并不少见,而且绝不是医院。
早在2014年,市未央区妇幼保健站工作人员王、江苏徐州某社区服务站站长曲,均因倒卖生育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被处罚。未央区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6月左右,王某与曲某因补办出生医学证明相识后,策划由王某提供出生医学证明牟利,以2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曲某,曲某再以更高价格转卖给社会。2010年至2014年3月,王某将市妇幼保健院的出生医学证明2500余份卖给曲某,获利37.95万元。2014年4月左右,王某经曲某介绍认识梁某,后将出生医学证明500份卖给梁某,获利10万元。所有被偷的钱都被挥霍掉了。未央区法院认为,王、曲等人相互勾结,倒卖大量国家机关证件,谋取非法利益,情节严重,已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
2016年,湖南郴州市汝城县吉隆乡卫生院院长邓文友因倒卖生育证被当地纪委、公安调查;2019年,四川省射洪县民营医院遂宁现代妇儿医院6名涉案人员也因涉嫌伪造、变造或者买卖国家机关公文出售出生医学证明而受到处罚。
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也曝光了此案。同时曝光的一起案件是河北省涿鹿县中医院工作人员郭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据河北涿鹿县卫生局副局长薛斌介绍,涿鹿县中医院14份出生医学证明涉嫌造假,销往山东、甘肃、山西、河南、湖北、湖南、浙江、江西等9个省市。
经警方调查核实,郭仅出售3份出生医学证明就获利8万余元。除了追查出生证明,购买出生证明的人和孩子的来源也是调查的重点。警方介绍,从目前核实的几份出生证明来看,大部分是收养的。
河南省商丘市妇幼保健院也被卷入了这场混乱。2021年12月2日,上官正毅发文称,2011年初,商丘市妇幼保健院出生证明被盗2885份,一年后又发现2000份失踪,共有4885份被盗。他说,当地调查了5年,也没有关于案件后续进展的消息。
时隔一年,上官正毅又发文称,2011年,商丘市妇幼保健院有4885份出生医学证明被盗。他说,“这批被盗的出生证明,为贩卖、收养、捡拾等行为提供了入户条件,案件属于医院内部人员。当时,商丘市妇幼保健院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公室的科长、副科长均涉案。
加大侦查力度,前端严打
国家高度重视出生医学证明的管理。
2021年4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打击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明确提出加强出生医学证明管理,严厉打击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等违法犯罪行为。
今年6月2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4部门联合发布《严厉打击非法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工作方案》,明确今年6月至12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其中明确要求,出具虚假出生医学证明或者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应当将相关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买卖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证明文件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非法贩卖出生医学证明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安全和稳定。怎样才能彻底根除这个黑色利益链?上官正毅建议加大全国范围的排查力度。“到目前为止,出生医学证明只是一个内部主管。希望在管理上能有第三方的监督和制约。”
上官正毅分析认为,与国家卫健委此前发布的《出生医学证明(第6版)》相比,2023年4月1日上线的《出生医学证明(第7版)》在安全溯源方面的技术水平有所提升。对此,上官正义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违法乱象,更多的是人性使然,“迫切需要在多方面加强考量。”
其实要消除根源,就要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的前端。郭说,从拐卖的前端看,目前,公众的拐卖意识有所提高,以“偷、骗、绑架”为主的拐卖逐渐减少。“我们也和打拐一线的警察沟通。警察说贩卖率基本降到两位数了。”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贾君强在2022年5月1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21年拐卖妇女儿童案件较2013年下降86.2%,其中盗抢儿童案件立案不到20起,基本全部快速侦破。
人们注意到,经过我国多年的专项打击活动,拐卖儿童犯罪的特点发生了很大变化,以普通手段拐卖儿童的犯罪明显下降,父母出卖亲生子女的犯罪有所增加。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副院长邢红梅在《出卖亲生子女犯罪研究》一文中指出,随着多年的打击,人们的防范意识增强,通过拐卖等传统方式获取孩子更加困难,“供给”减少,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而“亲生父母出卖”则极大地解决了“供给”问题。
对于拐卖亲生子女的原因,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博士生闵新伟曾撰文指出,除了牟利之外,还有很多多子女、未婚先孕的家庭需要考虑。闵新伟说,对于孩子多的家庭来说,晚生的孩子让家庭面临各种压力,这部分父母为了维持家庭的健康运转,会选择卖掉最后一个孩子。至于未婚孕妇,往往是因为男方不负责任,女方负担不起抚养费用,需要保护自己的隐私,防止自己在婚姻市场的地位进一步降低,所以选择转卖孩子。
从买方的角度,郭说,首先需要“收养”的是不能生育的夫妻;其次,传宗接代的固有观念。比如养儿防老,家庭富足,“这两个方面是主流。”郭说,少数买家的需求可能是代孕妈妈需要给孩子登记。
邢红梅分析,买孩子的家庭主要有以下几类:一是不能生孩子或失去独立性的。这些家庭符合法律规定的生育条件,但无法生育,非常渴望生育后代,男女皆可;二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子女较少,受多子多福观念的影响,希望多生孩子;第三,有女无儿,不可能传宗接代。在闽南、潮汕等中国地区,男孩传宗接代的观念比较重,认为女孩无法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对男孩的需求比较强烈;第四,社会上需要健康儿童的家庭很多,福利院能收养的健康儿童很少,收养手续复杂繁琐,不能满足收养家庭的需求。
“除了收养手续繁琐,还有人的私心在作祟。”郭说,如果收养是通过官方程序进行的,是有记录的。以后如果亲生父母想找回来或者孩子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事态就会升级。相比之下,民间收养只需要“被收养”,其他裙带关系都可以避免。
邢红梅说,应该立法明确民间收养的违法性,将其上升到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高度,给予行政处罚,禁止民间收养。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应当对收养和领养的条件和程序进行修改。此外,还应通过资金投入、制度建设、引入专业社会力量等方式加强对福利院的管理。"

作者:安信娱乐平台官网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安信注册登录娱乐中国站 版权所有